向日葵视频免费下载app卐

  向日葵视频免费下载app卐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南山核心区域,已经成为一片废墟。

   数条横贯山体的巨大裂隙,像是数条粗壮的铁链,捆缚住整个山峰,而正中间位置的创伤更为严重,沟壑成群,黑光闪动。

   那种自裂隙中心喷涌出的黑色光雾,宛若黄沙风暴,席卷这片场域。

   斗战门,扶桑神殿,神女峰,中土皇族,逍遥宗等几大门派的高手,均是各自占据一方有利的地势。至于大袁王朝和秋水剑谷的那位糟老头,正在激烈交战。

   大袁王朝和秋水剑谷结怨已久,这两方无论是基于这次绝密道场的事件,还是公报私仇,双方的争斗无人愿意插手。

   嗖!

   陈青帝及时现身,他环顾了一圈周边局势,就地选择了一处稍微平整的山坡,长身而立。作为唯一一位单人作战且实力高深莫测的年轻强者,各方对他的关注度,远胜于其他。

   几大门派的各路高手无论是心怀善意还是敌意,均是看了他几眼。

   陈青帝表情很淡,既没主动开腔,也没有进一步动手的意思,完全就像是过路人,正在饶有兴趣的看着一场激烈大战。

   “叶青长老被杀了。”

   便在这时,斗战门接到这样一条消息,李留海当场就炸了,他眉目一沉,语气森冷道,“什么人做的?”

   冰肌玉骨少女沉浸在云朵般雪白的世界里

   “敢杀我斗战门的长老,不想活了吗?”

   那位负责传递消息的年轻后生表情很惶恐,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,扫了不远处陈青帝一眼。

   陈青帝眉宇一扬,云淡风轻。

   “陈青帝,竟然敢杀我斗战门的人。”李留海又不傻,岂能看不出罪魁祸首正是陈青帝,只是得到准确消息后,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。

   那可是他斗战门的十大长老之一,怎么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被杀了?而且看陈青帝的精气神,完全处于巅峰状态,换言之,陈青帝是在毫不费力的情况下,宰了叶青。

   “这个家伙到底有多高深莫测的修为?”李留海扪心自问,有点忌惮。但一番思索,他还是盯着陈青帝,咬牙切齿道,“这笔账,我们来日再算。”

   陈青帝终于摸摸鼻子,撇了他一眼,“怕了?”

   逍遥宗,神女峰,中土皇族的人虽然嘴上没说什么,可表情还是受到触动,现场有这么一位强者蹲守,无形当中给了他们巨大的压力。

   “这个小子有点强的令人发指,要小心应付。”六皇子那边有强者警告,并刻意抬高声音,试图让现场各大门派都将陈青帝假想为最大的竞争者。

   陈青帝表情漠然,懒得搭理大袁王朝的阴谋。

   “铛!”

   宁见这位出身自秋水剑谷的糟老头,虽然嘴上欠了点,但不得不说本事还是有点,面对袁飞月携带镇国之剑夹击,依然防守有余。

   不过这片区域终归不稳定,一道如山石爆裂的巨大轰鸣,自中心炸开的地方激荡而出。太浩瀚了,宛若黄钟悠悠而至,震撼苍生。

   “什么东西?”逍遥宗一位老者跨前一步,立即将逍遥风护在后面,同一时间,余下的几大门派也有强者出列,站在最顶前的位置。

   “稍后再打。”袁飞月一抽剑,回到六皇子近前,毕竟有意外发生,再颤抖下去影响状态。

   秋水剑谷的老头子也没继续纠缠,身子一跃,回到自家阵营。

   此刻,现场气氛莫名紧张,堪称真正的剑拔弩张。

   相较于这些人,其实陈青帝最先捕捉到异变,而且透过丝丝缕缕泛起的波动,貌似有什么东西要冲出山谷核心区域。

   果不其然,山谷深处突然冲出一道锋利的光。那光锋芒绝世,稍稍一抹就斩裂了虚空,像是一条线横幅在半空之中。

   “铛!”

   又是一道浩瀚的钟鸣,随之,这东西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。

   那是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鼎,非常破败,哪怕周边的铭文也被磨损的七七八八,不过最外层一道道环绕的光束给人危险的感触。

   “诸位,谁有兴趣,拿走便是。”逍遥宗的高手一扬眉,眼看着破鼎靠近自己的刹那,一掌拍击,立即将这口鼎推送下神女峰所在的方向。

   神女峰一位高手出列,言语讥诮,“怕是我神女峰无福消遣,还是其他人拿去吧。”

   铛!

   大鼎迎空旋转,落向斗战门所在方向,显然他们也判断出这东西没多大价值,一位高手主动出击,将他推送到了秋水剑谷那边。

   “老夫不敢收。”宁见也在关键时刻露出一手,强行调转破鼎的方向,打至大袁王朝所在的位置。

   各方推卸这口鼎的归属同时,也在试探这口鼎的坚韧度,当然更多是借机显摆自己的手段。但几方人连环出手,依然无法撼动这口鼎,足见此物的坚固,可惜没价值。

   “哼,们不要的东西,我大袁王朝会要?”袁飞月冷笑,一掌稳固破鼎,目光阴冷的扫向陈青帝,“后生,赏了。”

   轰!

   袁飞月出手的刹那,刻意暗藏一道后劲,以至于这口鼎的冲击力越来越强,擦着虚空,泛起阵阵如星辰般的火星。

   “这老贼出阴招。”宁见嘀咕,一脸不屑的瞪着袁飞月。

   陈青帝岂会看不出袁飞月在刻意针对,他冷笑,“一口破鼎,既然不要,打碎便是!”

   “就怕没那个本事。”袁飞月不屑。

   咔嗤。

   陈青帝右手五指互动,当头拍击鼎口,几乎刹那之间,一道轻微的裂隙激荡,而后鼎身解体,化成无数块,噼里啪啦的坠落下来。

   袁飞月,“……”

   “好狠的手段,我等各方尝试都没击碎,他轻描淡写的一巴掌就拍的四分五裂。”

   “这家伙是变态吗?掌力之雄浑,无法揣测。”

   各大门派原本怀抱着看笑话的态度,这下子陈青帝一巴掌祭出,立即技惊四座,惊得一群人看他的眼神像是看洪荒巨兽。

   “破铜烂铁,毫无韧劲。”陈青帝拍拍手,眼神平淡的瞄向袁飞月。

   袁飞月一张老脸顿时青白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,这年轻人,简直在堂而皇之的打他的脸。